虐心小说:如果你是虐文里的女主你会怎么办?作者:神说要有糖

发布时间:2020-02-20 06:00:36   来源:网络 关键词:虐心小说

2019.8.8

我一觉醒来,穿越到了霸道总裁文《厉总狠狠爱》里,成了女主。

男主厉北尘是真的帅,也是真的凶。

大早上的来吼我,还摔门,神经病。

打了一天排位,不愧是总裁家的网速,就是快,就是厉北尘每次来骂我都要抢我手机。

因为他被队友骂了。


2019.8.9

多云

今天厉北尘因为林婉的事又来我,还摔我手机。

他不听我解释就夺门而出,不知道门什么时候才能修好。

唉,又被队友举报了,还掉了一颗星星。

我太难了。


2019.8.10

小雨

厉北尘又提了离婚。

我终于签了离婚协议,因为我没有信誉积分可以扣了,我真的很舍不得他家网速。

他很惊讶,但是马上就开心地去找他的林婉了。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下午收拾行李。

维修队把门装好了,但马上又拆了,因为厉北尘要把林婉接过来住,所以要安一扇好看一点的门。


2019.8.11

遇到了男二沈辞笙。

他真好看,笑起来超级温柔!

他人很好,还请我看电影。

他很震惊我居然同意了,还有点受宠若惊。

太可爱了8呜呜呜

今天排位连胜了!


2019.8.12

沈辞笙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他的声音真好听,他约我明天一起去游乐园玩。

明天我该穿什么呢。


2019.8.13

今天穿jk制服!

在游乐园遇到了历北尘和林婉,他们好配啊。

厉北尘还质问我为什么故意出现在他面前。。然后扬了扬高贵的下巴道:“呵,女人,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引起我的注意。我是不会回心转意的。”

沈辞笙这么温柔一人竟然生气了,还要跟厉北尘吵架,我赶快把他拉走了。

他真的好好哦!

我们还一起坐了摩天轮!

沈辞笙送我回家,然后亲了一下我的额头!

太温柔了,还好我的额头没长痘。

打了一局匹配娱乐娱乐。


2019.8.14

小雨

林婉约我喝咖啡,说了一堆我是没办法拆散他们的什么的然后把自己说哭了。

我一边安慰她一边给她递纸。

下午厉北尘又打电话跟我吵吵,我好不容易才弄明白,厉北尘的母亲非得就认我这个儿媳妇了,他又以为是我在作妖。

我真的太难了。

体会到了女主被冤枉的无语和委屈。quq

今天很难过,但是沈辞笙跟我说晚安了鸭。


2019.8.15

今天出门逛街,准备给沈辞笙买一套dk制服。

他穿起来肯定很好看!

先写到这里,出门辽。

从商场回来,莫名其妙被林婉的小姐妹扇了一巴掌。

怎么哪里都能遇见她啊!

我枯了。

“我都跟厉北尘离婚了,他妈觉得你跟厉北尘不合适雨我无瓜好吧!”

我觉得气不过,又补了一句“你打你妈呢!”

说着我们就菜鸡互啄了起来。

没想到这个小说世界还挺讲法律的,我们竟然因为当街斗殴被送进了派出所。

害,果然还是不讲法律。因为厉北尘的关系,林婉竟然比我早放出来半个小时。

真是欺人太甚!

幸好沈辞笙来派出所把我接回家了。

临走前我跟警察叔叔保证再也不当街斗殴了,我一定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居民的!

警察小哥哥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

今天回家太晚,连游戏都没登陆,明天再补签吧。

晚安,沈辞笙。


2019.8.16

小雨

今天起得很晚,梦到了沈辞笙。

梦里他冲我超级温柔地笑,还唤我安安。

我醒来后发现抱的枕头上有一大摊口水。

算了,明天再洗枕套吧,反正今天也晒不干。

下巴上长了一个痘。

感觉厉北尘好久没有打电话骂我了,不知道离婚手续办得怎么样了。

真是个遵纪守法的小说世界,我以为我签完厉北尘离婚协议我们就再无瓜葛了,显然我小说看多了。

果然不能夸厉北尘,他竟然挑我在打排位的时候疯狂给我打电话。

逼问我结婚证在哪里,我哪知道结婚证被女主放在哪了。

厉北尘凶的一批,但我问他为啥不用他自己的那本结婚证。

他竟然支支吾吾地含糊我,然后很凶地甩下一句“还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我妈洗脑!结婚证在她那里!”

我终于明白过来了,敢情是厉北尘不敢告诉他妈我们离婚的事。

我一听就乐了,“嘿,厉总你还有这么一面呢。”

我答应他大后天一起去他妈家游说。

是时候了,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他问我为什么要拖那么久,我说跟沈辞笙约会。

他很凶地道“好啊,柳予安,还没离婚呢你就急着找男人”

我笑了笑,“厉总你真的很双标诶。”

要不是我急着回去打排位,我还得再逗逗他呢。

结果我回去的时候,我正好赶上自家水晶绚丽爆炸。。和一声响亮的“DEFEAT”。

把那套dk制服送给了沈辞笙,他仍然震惊于我会费心思给他挑礼物。

好心疼他。


2019.8.17

涂了一百层遮瑕粉底啥的,遮住了下巴上的痘痘。

今天和沈辞笙快乐压马路。

他穿了那套dk制服!超级帅!!

幸好我有先见之明,穿了配套的jk制服。

他看我们穿的是一对,还很慌乱地跟我说我不喜欢他可以换掉。

太可爱了吧!但是他怎么可以这么卑微!我!不!允!许!

唉,柳予安啊柳予安你看看他都被你虐成啥样了。

我们分开的时候他送了我一个小盒子,是一个很精致的蝴蝶项链,看上去是红宝石。

嘿嘿嘿超级好看。


2019.8.18

大大大大大太阳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在厉氏集团有限公司有一个职位,但是很多其他事情我都记不得了。

什么时候再回去上班吧。

今天跟沈辞笙喝下午茶的时候他突然说我跟从前不一样了。

我愣了好久,才勉强笑了两声。

是啊,我大概已经不是他深爱着的那个柳予安了。

真的很抱歉,沈辞笙。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到来挤走了原本的那个天真烂漫,和你一同长大的柳予安。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错了,我的到来本就是一个意外。

可你爱的那个柳予安她根本就不爱你啊。

今天不想打游戏,想家。

/////////感谢提醒,沙雕答主把厉总的姓打错了。。dbq厉总我错辽。(厉总:滚,你已经被辞退了。)


2019.8.19

今天就是和厉北尘约好的日子了,但我下巴上的痘痘还没好。

害,厉北尘这死孩子净给我添事,我都上火了。

我叫了辆biubiu专车去他家旧宅。

他家旧宅真的超级漂亮,复古豪华。

我到的时候厉北尘还没到,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此时一个身穿华美洋装的中年贵妇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顿时因为她的美貌心生好感!

再定睛一看!

她身上穿的竟然是和平之春!

我差点当场跟她姐妹相认,但是我忍住了冲动。

她拉着我的手唠了一会儿家常,然后温柔地看着我“安安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了,北尘呢。你们最近怎么样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被厉北尘那小兔崽子坑了!离婚的事他对他妈一点都没提!他今天看样子也不打算来了。

哦嚯,完蛋。

我看着厉阿姨那双不灵不灵的大眼睛,勉强地笑了笑,她又开始热络地问我什么时候给她抱个孙子来看看。

我小心翼翼道“那个,厉阿姨,我和厉北尘马上要离婚了。”

“哦,马上啊,那好啊。还有啊安安,不要叫我阿姨……等一下,你说什么?离婚?”厉阿姨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嗯,对,就是……”

“不行!你这儿媳妇是我认定的,我当年跟你妈妈约好了的!”

“呃,但是包办婚姻是不会有幸……”

“安安,你跟我说!厉北尘那臭小子怎么惹你生气了!?”

“阿姨,我……”

“你不要生气啊,安安,我立马叫他给你道歉!”厉阿姨说罢就抄起手机,准备打给厉北尘。

我费了吃奶的力气才摁住她犹如食堂阿姨一般使劲颤抖的手。

我终于明白厉北尘为什么不来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厉阿姨又哭又笑地给我讲我和厉北尘的爱情故事。


她的癫狂程度宛如我看到磕的cpBE的时候一样。

“安安你要体谅,呜呜呜……北北北北尘他就是呜呜呜呜嘤嘤嘤……他就是就是个死傲娇!”

我小鸡啄米般地点头,机械化地递纸巾,应声附和着“对,厉北尘他就是个死傲娇……?”

我复读完这句话惊奇地盯着厉阿姨。

厉阿姨看我不信,急着拽我手腕,“我、我带你去看!”

厉家的螺旋升天楼梯是真的难爬。

我太难了。

我被厉阿姨带到了他们家楼上专门用来放厉北尘小时候的东西的一间收藏室里。

我站在门口看着一整柜子的书,呆了呆。

在我呆这一下不仅是震惊于他小时候读的书的数目,更是因为里面的书本身令我意外。

我随手拿起一本《霸道总裁的自身修养第二十三章》,翻到一页,只见上面罗列着霸道总裁应该天天穿西装诸如此类的事项,旁边还有一行稚嫩的批注—‘领带太闷了,但是妈妈说这样看上去更帅。’

我再往下读,用红笔特别醒目地写着—‘重点:霸道总裁不能说很多话!有点难。’

厉阿姨掩面道:“呜呜呜都怪我不知道怎么教他,天天给他买这些书让他自己学。”

我惊了。

厉北尘这孩子也太惨了。

我看着书架上一排书:《霸道总裁的100个共性》、《如何成为霸道总裁》、《总裁的基本常识50条》、《霸道总裁语录精选》……

挑了一本《霸道总裁精选语录一》,翻开到一页。

‘女人,你不要轻易挑战占我的底线。’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除了这些经典语录,第二册竟还配有精美图解,让我不禁赞叹真是一本良心之作啊,怪不得厉阿姨要费尽心思把第二册新版也搜罗来。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配套表情详见下图)

‘你在质疑我’(表情一定要凝重,透露着霸道总裁的风范!)

我看着配图,沉默良久。

厉阿姨还在扯什么不同意离婚的事。

我长叹一口气,把书放回架子上。

“阿姨,您说,这事儿整的。谁想故意离婚呢对吧?”

厉阿姨疯狂点头。

“您知道,我之前是爱厉北尘爱惨了的。但是感情这东西吧,不能强求。硬塞给他的东西他是不会喜欢的,您说是吧?”

我见厉阿姨沉默了,继续道,“而且呢,您儿子喜欢的那个女娃娃我见了,她是真的很爱厉北尘。”

鉴于林婉的小姐妹扇了我一巴掌,夸她好我是夸不出口的,但她的确是爱惨了厉北尘。

厉阿姨张了张嘴,我趁她脑子转过弯之前赶快继续说。

“我一开始也不甘心啊,就想去争。后来我明白了,有些东西要学会放手。不是所有事都能天遂人愿的。他们两情相悦,这不也挺好的。我硬要掺合一脚,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话是这么说,但我明白我能够说的这么轻巧只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柳予安。

“您也不是不知道厉北尘的性格,我万一没整好,整没一个肾,或是让他捏脱臼个下巴这不就不好了嘛。”

这段才真正是我的肺腑之言啊厉阿姨。

又跟厉阿姨纠缠了三个小时,我终于从厉家旧宅走了出来呜呜呜。

厉阿姨一边抽泣一边把我送到门口。

我狠狠地朝厉阿姨鞠了一躬,谢谢您嘞!我午饭还没吃呢。

于是今天我晚饭和午饭一起吃的,吃完打了两局排位,被坑了。

憨憨队友演我。


2019.8.20

下巴上的痘痘变大了,唉……太上火了。

不想自己做饭,出门吃~

本着中午吃简单点减肥(其实是吃点心吃饱了)的原则,我点了盘西红柿炒鸡蛋。

在我天真的以为我这一天的戏份十分平淡的时候,我对上了一双男主充钱专属狭长凤眸。

别问他是怎么找到我的,问就是男主自带外挂。

我咂巴了两下嘴,缓缓地吐出嘴里的一小块蛋壳。

搓了搓手,理了一下头发,毕竟我是精致漂亮的女主。

我酝酿了一下情绪,眨巴着充满水雾的美丽大眼睛抬头看厉北尘。

厉北尘竟然捏住了我的下巴,然后凑近我的脸!

他他他他!果然是被我的美丽和女主光环迷惑了!然后企图非礼我!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都说了什么!我妈竟然扇了婉婉!”他说着,手上暗暗使劲,掐的我下巴生疼。

完了,该不会到小说里柳予安被捏脱臼的剧情了吧!

我感觉到他在用指甲狠狠地掐我的下巴,我吞咽了一下口水。

下巴传来一阵刺痛。

好痛!我的下巴!还好柳予安没有整下巴!

完了,不会真脱臼了吧,我强忍泪水。在我万分紧张的时候,厉北尘竟然甩开了手,然后一脸嫌弃地看我。

我摸了摸下巴,还好,还是完整的……等等?

为什么有水?不对…是粘稠液体!

我不会被捏出血了吧?手上也没红色啊,我哆嗦着掏出精致小镜子。

??厉北尘竟然把我的痘痘掐爆了!

我掏出纸巾优雅地挤掉了痘痘。

厉北尘拧着眉头看我。

我……手写酸了,明天再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8.21

于是昨天我事后了解到,厉阿姨冲到厉北尘的别墅,当着仆人的面扇了林婉一巴掌。

好样的厉阿姨!真的刚!姐妹我爱了。

然后用痘痘想都知道后面就是林婉委委屈屈地暗示厉北尘是我从中作梗。

我fo了。

“厉北尘,真的不是我好叭。林婉被扇破相了都跟我无瓜。我可是认真劝了你妈的……你妈的。。”我说着突然被戳中笑点,笑了一声。

厉北尘神情立马凶狠“你这个恶......”

“恶毒的不知死活的女人对吧。”

“你竟敢诅......”

“诅咒你的婉婉对吧。”

我无奈地抬头看厉北尘,“厉总,您要不换几句骂吧,我都快适应了。”

厉北尘盯着我,动了动薄唇。

我以为他又要骂我了,谁知道他竟然低声道,“柳予安,你是真的变了。”

语气出乎意料地心平气和。

我开始怀疑厉北尘也被魂穿了,这还是那个平时对我婉若疯狗的厉北尘吗?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厉北尘你别再来打扰我了,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一直纠缠你,闹得大家都不开心。这婚能不能轻易离得了我不知道,但我告诉你,之后你于林婉的一切都与我无瓜了。”

厉北尘那天真的是平静,他竟然淡淡地冷哼了一声,丢下一句“欲擒故纵”然后就离开了。

我愣了好一会儿的神,然后继续扒我的盒饭。

来这个世界的第十四天。

话说……沈辞笙好像已经三天没找过我了。

我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在我重播第五次的时候,他终于接了。

他没说话,“喂?沈辞笙你在吗?”

过了一会,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

“安安。”

然后对话又陷入了安静,只剩下电话的沙沙声。

我调整一下语调,问,“那个,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

“好。”

约好地点,我挂断了电话。

不能再贪恋他的好了。

今天没心情打游戏。

很想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或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真正的柳予安会回来。

2019.8.22

阴雨

我到咖啡馆的时候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我选了一个靠落地窗的位置,点了一杯冰的肥宅快乐水。

生活已经够苦了,我就不用喝咖啡让它更苦一点了。

在下午两点零一分的时候沈辞笙到了。

他骑的摩托,穿着一身黑。

黑色皮夹克配黑色破洞牛仔裤。

我透过玻璃看见他进门前轻轻晃了晃脑袋,甩了甩头上的水。

呜呜呜呜沈辞笙好绝一男的。

他一进门就找到我的方向,朝我走来。

真帅。

他冲我笑了笑,在我的对面坐下。

那一瞬间我晃了神。

他的眼神掠过我一下下点着桌子的手指,扫过我指尖的那杯可乐的时候,顿了顿。

我打破安静,“那个……沈辞笙,你其实发现了吧……我变了好多。”

沈辞笙没有接话,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着,似乎在思考。

“那个……”我被他盯得发慌,长呼一口气。

“我接下来说的事你千万不要害怕。”

“我是男二,我不会害怕。”

“我8.8号看知乎,魂穿了柳予安。”

“知乎是哪位?”

“不是哪位,是分享你刚编的故事的那个知乎。”

(画出Lofter

“不是,不是绿色的标志。”

(画出起点读书

“不是,是蓝的。”

(画出Facebook

“知乎啊!有没有看过知乎,就是那个天天谢邀答题的那个知乎啊!”

(战术后仰

“哎呀!先别管这么多。反正我就不是柳予安。”我急了。

沈辞笙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在我以为他要问我有没有病的时候。

他淡淡地道,“她从来都是点中杯美式冰咖。”

我握住我手中的那杯可乐,心里微微发紧。

“她根本不会打游戏。”

“她从来都不喜欢我。”

沈辞笙顿了顿,接着说。

“她……永远不会跟厉北尘离婚。”

他突然不说话了。

我静静地等下文,我们就这样安静了好一会儿,只有门外的雨滴滴答答掉落在玻璃上。

“那她在哪里?”沈辞笙问。

“总之,事情是这样的。”我陷入了回忆,“某天,我和往常一样,划着手机,翻着知乎。”我用余光瞥了他一眼。

“然后我翻到一个宝藏问题,‘如果你是虐文女主你会怎么办’。你说我也没触电也没诅咒文中渣男也没和女主重名,我真啥也没干。我一个优秀市民,祖国的花朵,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一觉醒来就魂穿了。”我怕沈辞笙不信,瞪大了我的眼睛盯着他看,告诉他我的真诚~

沈辞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总之就是我也不能就这么冒名顶替人家在这里呆下去对吧,我在原来的世界还有亲人呢。”

我下定决心,“所以,为了维护平衡宇宙的和平和稳定,我们要把柳予安找回来,这是我们的使命。”

“我们如果找不回柳予安,我原来的世界就会因为我的失踪而大乱!世人都会惋惜,红颜薄命啊呜呜呜。”

“所以……怎么找?”

“我……暂时还没拟定一个可行的方案。”

“我会想办法的。”沈辞笙看着我,一双深邃的眼睛 ,我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喔……好吧。”他终究还是选了柳予安啊。

“对了,那……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请叫我红领巾!”

“……”

“我姓逯。我叫逯图南。”

沈辞笙好不容易笑了一下“路途难?”

“对。逯图南,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的图南。”

沈辞笙起身“好。那图南,我们一起把她找回来吧。”

我眼神暗了暗,“好。”

雨不久就停了,沈辞笙骑摩托把我送回了家。

但我这次没有搂着他,他骑的不快,我还是在摩托车后座感到了孤独。

〆 ◆◇  ̄  ̄故做裱緬の堅強、掩蓋內吢の悲傷。

但是我明白我要﹌習慣:帶著微笑卻藏起傷口!&' 學會:⒈個人去承受所有!﹏

沈辞笙,我会尽力把你的柳予安找回来的。

我保证。

晚上厉北尘打电话通知我离婚的事办好了。

我轻笑了一声说好,谢谢。

然后厉北尘犹豫了一下,竟然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厉总,你就不怕我做一点什么出格的事吗?”

“柳予安你敢!”厉北尘依旧是他以往的口气。

他顿了顿,轻哼,“这个月25号上午十点,厉氏酒店九百九十九楼。爱来不来。”

还没等我再调侃他两句,他就挂了电话。

今天不打排位,要抢小裙子现货!OMG!现货!神仙裙子!快点买它!买它!!

woc,没抢到。


2019.8.23

气死我了。

什么啊,厉!北!尘!

我下巴上的痘痘果然没有挤干净!

它发炎了!

兄弟们!我死了啊啊啊!

这种小说的女主不应该是肤若凝脂的吗?

dbq,是我太菜了。

先不管这个!

我又去抢小裙子了!


2019.8.24

最近都是晴天☀️

找上午没事干,去看了nine(九) day(日) 的貂蝉视频。

看完热血沸腾,激情洋溢。

天又晴了,雨又停了,我又觉得我行了。


六分钟之后,我回来了。orz

我在写Orz的时候突然发现,只要把z换成2,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Orz➡️Or2

翘屁我爱了。

冷静下来后,我决定还是得想想怎么把女主给弄回来。

我决定从她的旧物上着手,这种文的套路难道不是有什么定情信物之类的吗。

说不定能触发一键魂穿这种操作!

我在柳予安卧室捣鼓了半天,从书桌最下面的抽屉的最里面翻出了一本手帐。

我轻轻吹开上面的灰,(详情参考雷佳音吹羽毛)然后开始读。

这本手帐看样子已经很老了。

第一页的字体圆圆的,还有错别字,看上去是小时候的柳予安写的。

“今天我见了北尘哥哥!他好厉害哦!天天都要读总裁培训书。”

我想到这个‘总裁培训书’是《霸道总裁语录》什么的就想笑出声。

前面都是关于小厉北尘和小柳予安的日常,厉北尘的名字小柳予安都工工整整地一笔一画地写 ,而且后面必定跟着一个红色的爱心。

我接着往后翻。

直到撇到一页上写的歪歪扭扭的‘沈辞笙’,我停下了翻页的手,去细读。

“沈辞笙今天说北尘哥哥的坏话!他说北尘哥哥是个坏人,想要拐跑我……’

看着手帐里的 ‘北尘哥哥❤️’ 和潦草的 ‘沈辞笙’ 的名字,我苦笑了一下,还真是偏心啊。

在往后翻阅的过程中,我注意到了显得较为空的一页,没有任何装饰。

上面写着:

“是我救了北尘哥哥,可他不记得了。

因为他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林婉,但他怎么会不相信我呢。”

soga!

那就是!典型虐文套路之——女主救男主男主失忆,错认女二,疯狂虐女主!


2019.8.25

今天是个好日子~

早上沈辞笙带我打游戏!

不愧是你,沈辞笙!

没下载几天就能玩的这么六!

我躺好了!

但我只跟他打了两局,毕竟我要参加我们厉总婚礼嘛。

穿什么好呢~

姐妹们!!

穿花嫁还是算了,保命要紧。

(性感女主在线卑微

我换了一件柳予安衣柜里的小礼服。

此时我抬眸,瞧见了一位靓妹!

这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女人究竟是谁!?

哦~原来我在照镜子啊~

嘿嘿,不愧是我。

-

到了厉氏酒店,我优雅地踩着高跟鞋,走下我那昂贵的能够私人订制路线的(出租)车。

通往九百九十九层的电梯时光是如此的漫长,我的脑袋瓜子嗡嗡作响。

我捂着胸口干呕了一下。

跟我同一个电梯的宾客向我投来鄙夷的眼神。

对不起,是我还没习惯这里的奢华,是我太土了。是我没见过九百九十九层。

我走下电梯的时候颤颤巍巍的,沈辞笙正好也在大厅门口跟熟人寒暄,他扶了我一把,低声‘没事吧’,我摇了摇头。

“那就是厉总前妻啊。”

“她还真敢来,看着就很伤心。”

“不会是要来抢婚的吧。”

“你看她都站不稳了。”

我感受到了同情的目光……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你们坐电梯坐到999楼不腿软的吗??

我拂了拂青丝,走进了正厅。

林婉攀在厉北尘身上:“予安姐,你来了?真抱歉啊,今天客人太多了,我们都没出去接你。”

厉北尘扫了我们一眼。

林婉的小姐妹穿着伴娘服在她身后嘲讽地冲笑。我点点头,“嗯,恭喜你们。”

林婉愣了一下,随后回了些什么客套话,我也没听那么仔细了。

-

台上的厉北尘一身黑色西装,皮鞋仍旧被擦拭地亮晶晶的。

林婉的婚纱很漂亮,纯白的镂空纱裙,衬得她腰身曲线很完美。

厉北尘单膝下跪,为林婉套上戒指。

林婉低头娇笑,用右手理了一下头发,手上硕大的鸽子蛋差点把我闪瞎。

他起身吻了她。

这是你最想要的啊,柳予安,不是吗?

-

林婉冲我意味深长地笑。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被她的捧花爆头了。

我都快预见明天的头条了,‘震惊!厉总前妻竟在婚礼上这样做……’

或者‘厉总娇妻不计前嫌将捧花送给情敌!她是这样说的……’

都有人都齐刷刷地转向我。

我攥着捧花站了起来。

气氛低了下来,只留一片窸窸窣窣交头接耳的声音。

司仪愣了一下,显然没见过这种场面,却很有职业操守地圆场。“这束捧花带着新娘的祝福,希望柳小姐能够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良人……”

“予安姐!我送给你捧花,你是不是要帮我暖暖场啊?”林婉笑着从司仪手里接过话筒。

我抿着唇。

鸿门宴啊。

“你想怎样?”

“这样吧,要不你上来唱首歌也成。”林婉笑意盈盈地瞧着我,像是老朋友。

“不用了。”柳予安五音不全。

“来嘛!予安姐!”

台下像是找到了什么缓解尴尬的道具,亦或是想看戏,纷纷起哄。

林婉将话筒塞进我手里。

我握着话筒轻笑“你不怕我说点什么?”

“予安姐可真会开玩笑。”说着把话筒塞进我的怀里,我着我的手腕拽了我到台上。

厉北尘冷冰冰地盯着我。

“那行,我来吧”

哼,既然你自己把麦给了我,我就要让你见识一下究极麦霸!给你看看什么叫k歌小公主!

想整我,你的婚礼就会变成我的演唱会。

我站在舞台中央,沉思了一会儿。

“这首歌,送给一个我很喜欢的人,祝他早些找到他爱的人,也祝他前程似锦。”

我望向了沈辞笙,就着说道,“只希望我们下次不要相遇在这光年之外。”

我凝望坐在台下不远处的沈辞笙,他冲我笑了,恍如那天初见。

我清了清嗓子,“dj!Drop the beat!”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

命运却要我们危难中相爱,

也许未来遥远在光年之外,

我愿守候未知里为你等待……”

我抬头看沈辞笙,他分明红了眼圈。

“我没想到为了你我能疯狂到,

山崩海啸没有你我都不想逃……”

我魂穿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流泪。

我带着哭腔,“我希望我的那个少年,他……他一定要好好的,和他喜欢的人……要幸福啊。”

我丢了话筒和捧花朝沈辞笙飞奔,我看他张开了双臂。

“阿南!”

他的面庞同我上学时喜欢过的那个少年重合了,他们笑得一样耀眼,看我的眼神同样温柔。

我被这温柔晃了神。

我努力睁开双眼,却并没有扑进他的怀里。

我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

“沈辞笙!!”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我又可以改ID了诶:

谢谢大家的赞!哇,这个回答真是火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说什么好,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我是没得感情的分割线——————

伏低做小,降低男主防备心。然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给他端一碗药:












大郎,该喝药了。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