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但不出名的小说:中国当代文学有哪些好的小说?作者:书俊的小蓝毯

发布时间:2020-03-14 14:00:08   来源:网络 关键词:好看但不出名的小说
突然很想说说陈忠实,心血来潮搜了问题来回答一下。读他的作品,感觉他是个很敢讲真话的作家,内容与时代结合极强,他那部著名的《白鹿原》不够明显,虽然是新历史主义的代表作。读陈老的短篇小说,这种时代感更强烈,建立在特定时代的作品,反映了代表性的事件和情感,难得的是 有对时代的批判和反思,他的小说有对人性淋漓尽致的展现和揭露,表现一个普通人内心的种种情感,有爱意有疼惜,更多的是苦闷和痛苦,有直戳人心的力量。
比如《蓝袍先生》以第一人称的叙事角度讲述了蓝袍先生曲折的一生,但私以为不只是讲述他的苦难,而是隐含了对gcd的批判,自小受严苛礼教培养出的教书先生,遵循着圣人的清规戒律,解放后被迫辞掉了职位,后来参加了“速成二班”这个几乎能改变他命运的培训,在被嘲笑封建之后终于脱下蓝袍穿上列宁装,终于解放了思想要做一个不被压抑人性的自由人,并且有了自由恋爱。
然而却被随之而来的反“右派”打倒,胡乱的批判运动,颠倒是非的阶级斗争,使人失去人性,是非好坏不分,坏人得势好人蒙冤,莫须有的罪名一加,谁都能踩你几脚。再有尊严的人也在一次次批判运动中磨的麻木了。
即使多年后的平反,也于事无补,敢于直言的心性被磨去,变得谨小慎微,“慎行慎言”。真成了蜷缩在壳里的蜗牛。
知识分子不敢讲真话,还要遵循“慎独”,并且分割理解成“慎”和“独”,在谨小慎微的同时保全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仿佛历史的倒退,那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社会。
文中取名字“慎行”“慎言”,是传统思想禁锢的老先生的嘱咐,本不适应这个“解放的新社会”。然而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那个叫“慎行”的孩子还是变回了“慎行”,脱掉蓝袍的“蓝袍先生”还是重回蜷缩在蜗牛壳里的“蓝袍先生”更多回复: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